中俄剛剛幹了一件大事,直戳美國心臟,美司令徹底坐不住了!

近日據西方媒體報道稱,美國戰略司令部司令約翰·海頓指出:中俄兩國正在“明目張胆”的研發對美軍衛星極為不利的武器。

並指出盡管中俄兩國的這些武器是部署在地球上的,可是它們真正的目標並不在地球上,而是位於美國上空的數百顆衛星。

在現代戰爭中,及時的掌握各種信息尤為重要,能夠做到信息化就相當於是擁有了“眼睛”和“耳朵”,這樣就能在戰爭中佔據上風。衛星無疑是獲取信息的重要利器!

未來一旦發生戰爭,太空將可能會成為最後的主戰場,也是各國能夠抓住的唯一一根救命稻草。可是一旦中俄使用該武器,那麼美國將會失去衛星的聯動作用,對美軍極為不利。

美國的軍事雖然目前是世界上公認的第一,但對於衛星的依耐性太強。衛星是美國制導武器的關鍵所在,甚至比起提供導航更為關鍵。

那麼中俄這次聯手研究的大殺器就是美國衛星的剋星!

它就是激光武器,從人類發現激光這種高能光束開始,就想把它應用到軍事領域,尤其美國人在這一領域尤為積極,做夢都想研發成功。

激光武器,被美方認為是最有可能幫美國打贏下一場全面戰爭的武器,要知道超大功率激光武器足以摧毀敵方衛星。

在2007年的時候,中國就成功試驗了反衛星武器,摧毀了充當靶標的一顆報廢的氣象衛星。

一位美國戰略司令部的將領則表示,中國和俄羅斯是對美國空間系統構成最嚴重威脅的國家。

<p

.有多少句我愛你,最後成了對不起七月飛火。有多少句我愛你,最後成了對不起七月飛火。太陽炙烤着大地。天氣悶得讓人發慌,稍微動一動,便滿身是汗。   關山正在心裡想着林熙找自己因為什麼事情的時候,教務處的邢主任親自的來了。 “江山,出來一下!”不象平日里對江山說話那麼親切和藹,不過也沒有象對其他人那麼的嚴厲。 “邢主任!”江山出了教室,很有禮貌了打了個招呼。既然人家給你了笑臉,給你面子,你當然要還報一下,轎子抬人人抬轎嘛,江山對邢主任很是尊敬的問道:“怎麼了?” “校長在校長室等你呢!邊走邊說!”邢主任抿着嘴說道。很顯然,對於江山這么禮貌的態度,他也很是受用。 “哦!”江山點頭,一路上也不開口,一直兩人快走到校長室門前時,邢主任實在憋不住了,低聲說道:“昨天的打架事件。小心點,有人捅到上面,市領導親自的打電話到教育局了解這次事件的情況。具體的校長會跟你談!態度好點。”邢主任停下步子,說道。 “謝謝!”江山看着邢主任的眼睛,真誠的說道。 “孩子,你還年輕,要學會低頭,低頭有時候也是進步!進去吧!”邢主任一字一句的真誠說道。 敲門進去的江山站在校長辦公桌的前面,而校長正坐在那裡等着江山。 “江山,昨天下午打架了?因為什麼啊!”校長圓滾滾的臉上寫滿嚴肅。 江山看了看校長的眼睛,淡淡的說道:“邢主任應該和你大致的說了經過吧?就是同學之間的口角之爭。韓沖出手打了女同學,我看不過眼。才動手的。確切點說也不是打架,只不過是推搡幾下而已。” “說的倒是很輕巧啊!推搡幾下!推搡幾下能把人推進醫院,能把人推的昏迷不醒?你知道么?韓沖的家屬已經接到醫院的病危通知書了!”校長重重的墩了一下茶杯,沉聲喝道。 江山久久不語。自己下手的輕重自己拿捏的很清楚,如果想要他的命,江山至少有十種辦法就能當場直截了當的幹掉韓沖,而自己出手的位置,力道,不過就是重擊胸口造成短時間的窒息,胃部痙攣而已。現在聽校長這么一說,肯定是有人要在這上面做文章了。 “嗯……”江山沉思了半晌,只嗯了一聲。 “對於這次惡劣的傷人事件,學校方面會盡快的做出處理決定。是退學還是轉學你等通知!回去收拾收拾東西吧。”校長有些無奈的說着,對於剛才比較,氣勢弱了許多。 其實自己也清楚的很,就在幾天前,就是身前的這個學生,保住了自己的位置。不然的話,不論是殺人還是強X,自己都註定因為監管不力而撤職。 沒辦法,自己想保他也保不住了,市裡領導親自督促。然而昨天一下午都沒什麼異常的韓沖今天早晨就告知生命垂危,這裡面的貓膩,多年身居校長位置,又怎麼能嗅不出來上面人的意思呢。 “退學?轉學?為什麼?”江山眯着眼睛問道。 “為什麼?你竟然還問我為什麼!”校長氣怒至極,眼前這個膽大包天的學生竟然趕反駁,反問自己…… “別嚷嚷!您是校長,注意身份!”江山呵呵一笑,上前一步,拿起辦公桌上的水杯,很隨意的走到一旁給校長接了杯水後放在桌子上,握了握杯子,隨即開口道:“我的意思呢,學校方面最好不要這么早的下處分。因為誰也不清楚這天,什麼時候起風。而且呢,我這人沒什麼特別的,就是報復心特別的強!”江山的笑,看的校長不由自主的汗毛斗立。 “先看看事件的進展。或許韓沖同學的病危是因為其他的原因呢!您說呢?”江山很謙遜的略微彎腰,淺笑着說道:“您先忙,我回去上課了!” 江山走了出去,剩下一臉錯愕的校長,愣了半晌後,咕咚一聲吞了口口水,這小子這么明目張胆的威脅自己!自己當了這么多年校長,今天讓一個學生給威脅了! 氣的連呼吸都急促了許多,校長憤憤的看着門口方向,伸手抓起茶杯,想喝口水。 “嘩啦”一聲,沒想到校長拿起的卻是一個瓷筒狀沒有底的茶杯,而茶杯的底座,正整齊的斷裂在辦公桌上。 任由熱水淌到了西褲上,校長半晌無語,愣愣發呆…… 回到教室,江山久久不語。 既然有人在這件事情上做文章,而且連病危通知書都搞了出來,肯定不會雷聲大,雨點小,單純的想讓自己退學這么簡單。看樣子這是要一次性的把自己做死,往死里整啊。 “怎麼了?江山。出什麼事了?”鄧傑回身好奇的打量着江山的神色,兩人多年的默契使得鄧傑立刻感覺出了不尋常。 江山簡短的低聲將事情說了一遍。 “啊!那怎麼辦?這事可不是鬧着玩的!如果事實做出來,可就不好弄了啊!”鄧傑瞪大眼睛急促的說着。 “別慌!他做初一,我做十五!這樣,我把我家老爺子電話給你,如果出了什麼岔子聯系不上我的時候,你打個電話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一下!”江山鎮靜的說完,微微眯起眼睛。 在自家這一畝三分地上搞這樣的小動作,當真是壽星老吃砒霜,活膩了! 果然不出江山的預料,早上的校長談話僅僅是個開端。第一節課剛上到一半,邢主任敲開門,喊了江山出去。教室內的學生都看的真切,在邢主任的身後,站着兩名穿着制服的警察。 江山出教室門前回身看了看鄧傑,兩人交換了一下眼神後,江山大步的出了教室。 “這就是江山!同志,你們應該認識,前幾天學校的偷窺案,就是他……” “我們記着呢!好了,江山,有人在報案,你涉嫌重傷害,跟我們回去做下筆錄。”一個.有多少句我愛你,最後成了對不起七月飛火。有多少句我愛你,最後成了對不起七月飛火。太陽炙烤着大地。天氣悶得讓人發慌,稍微動一動,便滿身是汗。   關山正在心裡想着林熙找自己因為什麼事情的時候,教務處的邢主任親自的來了。 “江山,出來一下!”不象平日里對江山說話那麼親切和藹,不過也沒有象對其他人那麼的嚴厲。 “邢主任!”江山出了教室,很有禮貌了打了個招呼。既然人家給你了笑臉,給你面子,你當然要還報一下,轎子抬人人抬轎嘛,江山對邢主任很是尊敬的問道:“怎麼了?” “校長在校長室等你呢!邊走邊說!”邢主任抿着嘴說道。很顯然,對於江山這么禮貌的態度,他也很是受用。 “哦!”江山點頭,一路上也不開口,一直兩人快走到校長室門前時,邢主任實在憋不住了,低聲說道:“昨天的打架事件。小心點,有人捅到上面,市領導親自的打電話到教育局了解這次事件的情況。具體的校長會跟你談!態度好點。”邢主任停下步子,說道。 “謝謝!”江山看着邢主任的眼睛,真誠的說道。 “孩子,你還年輕,要學會低頭,低頭有時候也是進步!進去吧!”邢主任一字一句的真誠說道。 敲門進去的江山站在校長辦公桌的前面,而校長正坐在那裡等着江山。 “江山,昨天下午打架了?因為什麼啊!”校長圓滾滾的臉上寫滿嚴肅。 江山看了看校長的眼睛,淡淡的說道:“邢主任應該和你大致的說了經過吧?就是同學之間的口角之爭。韓沖出手打了女同學,我看不過眼。才動手的。確切點說也不是打架,只不過是推搡幾下而已。” “說的倒是很輕巧啊!推搡幾下!推搡幾下能把人推進醫院,能把人推的昏迷不醒?你知道么?韓沖的家屬已經接到醫院的病危通知書了!”校長重重的墩了一下茶杯,沉聲喝道。 江山久久不語。自己下手的輕重自己拿捏的很清楚,如果想要他的命,江山至少有十種辦法就能當場直截了當的幹掉韓沖,而自己出手的位置,力道,不過就是重擊胸口造成短時間的窒息,胃部痙攣而已。現在聽校長這么一說,肯定是有人要在這上面做文章了。 “嗯……”江山沉思了半晌,只嗯了一聲。 “對於這次惡劣的傷人事件,學校方面會盡快的做出處理決定。是退學還是轉學你等通知!回去收拾收拾東西吧。”校長有些無奈的說着,對於剛才比較,氣勢弱了許多。 其實自己也清楚的很,就在幾天前,就是身前的這個學生,保住了自己的位置。不然的話,不論是殺人還是強X,自己都註定因為監管不力而撤職。 沒辦法,自己想保他也保不住了,市裡領導親自督促。然而昨天一下午都沒什麼異常的韓沖今天早晨就告知生命垂危,這裡面的貓膩,多年身居校長位置,又怎麼能嗅不出來上面人的意思呢。 “退學?轉學?為什麼?”江山眯着眼睛問道。 “為什麼?你竟然還問我為什麼!”校長氣怒至極,眼前這個膽大包天的學生竟然趕反駁,反問自己…… “別嚷嚷!您是校長,注意身份!”江山呵呵一笑,上前一步,拿起辦公桌上的水杯,很隨意的走到一旁給校長接了杯水後放在桌子上,握了握杯子,隨即開口道:“我的意思呢,學校方面最好不要這么早的下處分。因為誰也不清楚這天,什麼時候起風。而且呢,我這人沒什麼特別的,就是報復心特別的強!”江山的笑,看的校長不由自主的汗毛斗立。 “先看看事件的進展。或許韓沖同學的病危是因為其他的原因呢!您說呢?”江山很謙遜的略微彎腰,淺笑着說道:“您先忙,我回去上課了!” 江山走了出去,剩下一臉錯愕的校長,愣了半晌後,咕咚一聲吞了口口水,這小子這么明目張胆的威脅自己!自己當了這么多年校長,今天讓一個學生給威脅了! 氣的連呼吸都急促了許多,校長憤憤的看着門口方向,伸手抓起茶杯,想喝口水。 “嘩啦”一聲,沒想到校長拿起的卻是一個瓷筒狀沒有底的茶杯,而茶杯的底座,正整齊的斷裂在辦公桌上。 任由熱水淌到了西褲上,校長半晌無語,愣愣發呆…… 回到教室,江山久久不語。 既然有人在這件事情上做文章,而且連病危通知書都搞了出來,肯定不會雷聲大,雨點小,單純的想讓自己退學這么簡單。看樣子這是要一次性的把自己做死,往死里整啊。 “怎麼了?江山。出什麼事了?”鄧傑回身好奇的打量着江山的神色,兩人多年的默契使得鄧傑立刻感覺出了不尋常。 江山簡短的低聲將事情說了一遍。 “啊!那怎麼辦?這事可不是鬧着玩的!如果事實做出來,可就不好弄了啊!”鄧傑瞪大眼睛急促的說着。 “別慌!他做初一,我做十五!這樣,我把我家老爺子電話給你,如果出了什麼岔子聯系不上我的時候,你打個電話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一下!”江山鎮靜的說完,微微眯起眼睛。 在自家這一畝三分地上搞這樣的小動作,當真是壽星老吃砒霜,活膩了! 果然不出江山的預料,早上的校長談話僅僅是個開端。第一節課剛上到一半,邢主任敲開門,喊了江山出去。教室內的學生都看的真切,在邢主任的身後,站着兩名穿着制服的警察。 江山出教室門前回身看了看鄧傑,兩人交換了一下眼神後,江山大步的出了教室。 “這就是江山!同志,你們應該認識,前幾天學校的偷窺案,就是他……” “我們記着呢!好了,江山,有人在報案,你涉嫌重傷害,跟我們回去做下筆錄。”一個.有多少句我愛你,最後成了對不起七月飛火。有多少句我愛你,最後成了對不起七月飛火。太陽炙烤着大地。天氣悶得讓人發慌,稍微動一動,便滿身是汗。   關山正在心裡想着林熙找自己因為什麼事情的時候,教務處的邢主任親自的來了。 “江山,出來一下!”不象平日里對江山說話那麼親切和藹,不過也沒有象對其他人那麼的嚴厲。 “邢主任!”江山出了教室,很有禮貌了打了個招呼。既然人家給你了笑臉,給你面子,你當然要還報一下,轎子抬人人抬轎嘛,江山對邢主任很是尊敬的問道:“怎麼了?” “校長在校長室等你呢!邊走邊說!”邢主任抿着嘴說道。很顯然,對於江山這么禮貌的態度,他也很是受用。 “哦!”江山點頭,一路上也不開口,一直兩人快走到校長室門前時,邢主任實在憋不住了,低聲說道:“昨天的打架事件。小心點,有人捅到上面,市領導親自的打電話到教育局了解這次事件的情況。具體的校長會跟你談!態度好點。”邢主任停下步子,說道。 “謝謝!”江山看着邢主任的眼睛,真誠的說道。 “孩子,你還年輕,要學會低頭,低頭有時候也是進步!進去吧!”邢主任一字一句的真誠說道。 敲門進去的江山站在校長辦公桌的前面,而校長正坐在那裡等着江山。 “江山,昨天下午打架了?因為什麼啊!”校長圓滾滾的臉上寫滿嚴肅。 江山看了看校長的眼睛,淡淡的說道:“邢主任應該和你大致的說了經過吧?就是同學之間的口角之爭。韓沖出手打了女同學,我看不過眼。才動手的。確切點說也不是打架,只不過是推搡幾下而已。” “說的倒是很輕巧啊!推搡幾下!推搡幾下能把人推進醫院,能把人推的昏迷不醒?你知道么?韓沖的家屬已經接到醫院的病危通知書了!”校長重重的墩了一下茶杯,沉聲喝道。 江山久久不語。自己下手的輕重自己拿捏的很清楚,如果想要他的命,江山至少有十種辦法就能當場直截了當的幹掉韓沖,而自己出手的位置,力道,不過就是重擊胸口造成短時間的窒息,胃部痙攣而已。現在聽校長這么一說,肯定是有人要在這上面做文章了。 “嗯……”江山沉思了半晌,只嗯了一聲。 “對於這次惡劣的傷人事件,學校方面會盡快的做出處理決定。是退學還是轉學你等通知!回去收拾收拾東西吧。”校長有些無奈的說着,對於剛才比較,氣勢弱了許多。 其實自己也清楚的很,就在幾天前,就是身前的這個學生,保住了自己的位置。不然的話,不論是殺人還是強X,自己都註定因為監管不力而撤職。 沒辦法,自己想保他也保不住了,市裡領導親自督促。然而昨天一下午都沒什麼異常的韓沖今天早晨就告知生命垂危,這裡面的貓膩,多年身居校長位置,又怎麼能嗅不出來上面人的意思呢。 “退學?轉學?為什麼?”江山眯着眼睛問道。 “為什麼?你竟然還問我為什麼!”校長氣怒至極,眼前這個膽大包天的學生竟然趕反駁,反問自己…… “別嚷嚷!您是校長,注意身份!”江山呵呵一笑,上前一步,拿起辦公桌上的水杯,很隨意的走到一旁給校長接了杯水後放在桌子上,握了握杯子,隨即開口道:“我的意思呢,學校方面最好不要這么早的下處分。因為誰也不清楚這天,什麼時候起風。而且呢,我這人沒什麼特別的,就是報復心特別的強!”江山的笑,看的校長不由自主的汗毛斗立。 “先看看事件的進展。或許韓沖同學的病危是因為其他的原因呢!您說呢?”江山很謙遜的略微彎腰,淺笑着說道:“您先忙,我回去上課了!” 江山走了出去,剩下一臉錯愕的校長,愣了半晌後,咕咚一聲吞了口口水,這小子這么明目張胆的威脅自己!自己當了這么多年校長,今天讓一個學生給威脅了! 氣的連呼吸都急促了許多,校長憤憤的看着門口方向,伸手抓起茶杯,想喝口水。 “嘩啦”一聲,沒想到校長拿起的卻是一個瓷筒狀沒有底的茶杯,而茶杯的底座,正整齊的斷裂在辦公桌上。 任由熱水淌到了西褲上,校長半晌無語,愣愣發呆…… 回到教室,江山久久不語。 既然有人在這件事情上做文章,而且連病危通知書都搞了出來,肯定不會雷聲大,雨點小,單純的想讓自己退學這么簡單。看樣子這是要一次性的把自己做死,往死里整啊。 “怎麼了?江山。出什麼事了?”鄧傑回身好奇的打量着江山的神色,兩人多年的默契使得鄧傑立刻感覺出了不尋常。 江山簡短的低聲將事情說了一遍。 “啊!那怎麼辦?這事可不是鬧着玩的!如果事實做出來,可就不好弄了啊!”鄧傑瞪大眼睛急促的說着。 “別慌!他做初一,我做十五!這樣,我把我家老爺子電話給你,如果出了什麼岔子聯系不上我的時候,你打個電話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一下!”江山鎮靜的說完,微微眯起眼睛。 在自家這一畝三分地上搞這樣的小動作,當真是壽星老吃砒霜,活膩了! 果然不出江山的預料,早上的校長談話僅僅是個開端。第一節課剛上到一半,邢主任敲開門,喊了江山出去。教室內的學生都看的真切,在邢主任的身後,站着兩名穿着制服的警察。 江山出教室門前回身看了看鄧傑,兩人交換了一下眼神後,江山大步的出了教室。 “這就是江山!同志,你們應該認識,前幾天學校的偷窺案,就是他……” “我們記着呢!好了,江山,有人在報案,你涉嫌重傷害,跟我們回去做下筆錄。”一個

中國在2015年12月也成立了專門進行太空站的“戰略支持部隊”,希望獲取空間、電子和 網絡作戰能力。這名美軍將領表示,中國正在發展一個廣泛的空間反擊技術。

包括直接攻擊武器、動能攔截飛行器、用於破壞衛星的共軌技術、陸基通信干擾或激光 治盲等武器。

截止2016年中國已經在近地軌道上進行了3次動能反衛星導彈試驗。

中國同樣擁有激光反衛星武器站,可以摧毀美國衛星的光學傳感器,或者引導其他武器進行攻擊。

不僅如此,美國在發現中國反衛星能力迅速提高的同時,中國的“傲龍一號”又讓美國人進行了理論研究。這款反衛星武器不但可以進行反衛星行動,還可以在運行中,對空間碎片進行自主清理,彷彿太空中的清道夫。

美國這下坐不住了,能清理碎片,那麼清理衛星也是易如反掌的事兒了,於是在反對中國研製的同時也急忙開始了反制研究,當然目前還沒有對應原措施,只是要提升美國小型衛星系統的機械臂能力,也用來抓取中國的衛星。

本來是美國提出的反衛星計策,用來限制中國航天的發展,這次沒想到中國後來居上,坑到了美國人自己的頭上。

對此美司令約翰·海頓徹底坐不住了表態稱:美國決不允許這種事發生。

<p


面對美軍司令的警告,中俄兩國軍事專家均表示,警告無效。


中俄研發什麼武器美國無權干涉,就像美國繼續擴充航母一樣,中俄如果反對美國繼續造航母,美國就會停下來嗎?

真是可笑。在面對美司令的警告時,俄羅斯國防長表態稱,即便美國聯合北約一起來反對也都沒用。

隨着中俄在多領域展開合作,美國在很多領域也已經失去了領跑者的優勢,兩大巨頭強強聯手,美國是攔不住的。

並且,我國軍事專家表示多年的成功試驗足以表明:我國現在完全有能力禁止本國領域的自由飛行,下次美國艦機再入我國領土的話,就要掂量掂量了!

毛主席說過“與天斗,其樂無窮;與地斗,其樂無窮;與人斗,其樂無窮”!

今天,正可謂:“天道有輪回,蒼天饒過誰!”美國霸權時代已經是過去式了!

屬於中國的時代,正在來臨!

推薦閱讀

這位敢打市委書記的小鎮長,原來是退役的狼牙大隊隊長


世上最稀缺的兵種,只有18人,無法培養,美國都羨慕!

軍改之後,這人依然繼續觸犯規定,今天,終於被開除軍籍了!

點贊加分享,就是最好支持!

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"中俄剛剛幹了一件大事,直戳美國心臟,美司令徹底坐不住了!"

留言